广发证券

配资恒生

广发证券

您当前的位置 : 嘉兴在线  >  人文  >  正文
后疫情时代,嘉兴民间读书会还好吗?
2020-05-08 07:30:00
 

4月23日是世界读书日,每年这个时候,读书活动如火如荼,花样绽放。

今年,新冠疫情让人猝不及防,颠覆、震荡着每个人的配资公司 ,包括读书。


刚过去的4月,各类线上读书活动此起彼伏。


在嘉兴,那些曾经花样生长的读书会,疫情对它们有着怎样的影响?


请看嘉报记者的专题采访——


读书会+X,能否双向互嗨?


十方书林读书会三周年合影


“读书会+书店”是最常见的搭配。


位于嘉兴中关村广场购物中心二楼的悦读书房,沙龙角靠墙边,还放着一块十方书林&悦读书房读书会三周年的签名版。这是四月的最后一个夜晚,有一对年轻人进来问:这里消费券能用不?


广发证券悦读书房准备6月底结业关张,常驻书店的十方书林读书会怎么办?主持读书会的兰天做市场工作,他说,老客户已经看惯他在朋友圈发读书会的股票配资 ,最近也会问他:读书会怎么样了?

他正在考虑寻找读书会新的活动场所。


一直以来,十方书林读书会活动和书店的悦读分享会彼此包容和共进。每期读书会,书店公众号发布报名股票配资 ,十方书林公众号同步转发。


两者结缘是在2016年的一个冬雨夜。

广发证券当时的读书会主持人钟驰,为了给初创的“十方书林”(原名海博读书会)寻觅读书会新的活动场地,和朋友几乎走遍嘉兴大大小小的咖啡馆。那个雨夜,在吉杨路昏暗的灯光下,他看见了“悦读书房”。

他和店主朱越勤沟通,想把读书会长期留在这里,而他也成为书店的兼职店员。

“十方书林”源于他在悦读书房读到一本佛教书,意在接纳十方的声音。


广发证券2018年夏,钟驰离开嘉兴,兰天接棒。

广发证券朱越勤觉得书店和读书会是个很好的搭配,来书店的人也会加入读书会。她记得,有位来嘉兴做投资的上海书友,在嘉兴停留的半年,常来参加读书会。两年前的冬雪夜,过年前的最后一场读书会,天很冷,来的人把书店挤得满满当当。“晚上九点半,书店要关门了,还有几个人在门口聊。”


广发证券书店搬到中关村购物中心后,每次读书会基本保持在12到15人。让兰天印象最深的读书会,是在2018年11月,当时金庸刚去世,他们聊金庸的作品和影响,“参加的有18人,讨论很有共鸣。读书会是一种交流氛围的建立。”


广发证券2016年到2019年,读书会做了50多场活动,活跃书友近百人,横跨70后到90后,有在校学生、上班族、创业者、企业高管、大学老师、全职妈妈等。


广发证券书友们谈论的书的类型,从古典到现代,从东方到西方,从传统到革新,从文学到科幻;也有些书反复分享,比如《乌合之众》《非暴力沟通》《小王子》《三体》《人类简史》等。


广发证券朱越勤觉得做读书会很单纯,但需要热情,让读书会按部就班进行,让来参加的人有收获,取决于很多人的努力。为此,兰天参加各种形式的读书会取经。“有那么几次也想停一下,但还是坚持下来。在书店关门之前,我们还是有四五场活动可以在书店进行。”


1月12日,作家潘城的新书分享会后,读书会线上线下活动几乎停滞。“疫情一来,这是不可抵挡的。”五月,读书会打算重启,这几天他们正在计划。


广发证券读书会对书店而言是标配还是超配?


海盐乌托邦读书会2016年开启,做过二三十场读书会活动。乌托邦书店店主小童说:“主要是以主讲人分享加读者互动。”受疫情影响,乌托邦书店在做现场直播。这场“书店燃灯计划”的直播活动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发起,在全国两百余家书店平台同步进行。桐乡的伯克书店开了五年,店主姚红海外留学回来开了这家书店。她坦言,书店的读书会活动已停滞一段时间,“目前书店收入很微薄”。


广发证券也有一些书店称读书会是超配,钟书阁嘉兴店去年10月开张,店长何莉说,真正意义上民间读书会活动还没做过,但有信心未来去尝试。万达广场的西西弗书店2018年5月开业,店长胡博群介绍,门店以销售为主,读书会对门店还是超配,但他也认为,办读书会很大程度上会给门店带来部分优质客流。


友茗檀读书汇

“友茗檀读书汇”则是“书店+茶社”的搭配,大部分活动都在友茗檀开展,坐标是海盐县众安桥南堍、盐嘉塘南岸,秉持着公益、读书、交友的朴素原则。


广发证券友茗檀读书汇首期举办于2014年12月18日,基本上一个月一场主题读书汇。友茗檀主人钟金莲觉得,五年68期活动能坚持下来,得益于各地师友的分享,比如本地的金纲、朱岩、吴雄飞等以及海盐县文联、作协,杭州南山书院、南京群学书院的支援。同时,读书汇书友老木、小青、逍遥、风云、如海、雨崖兰等积极参与筹划,特别是老木,68期活动,从会场布置、现场摄影到活动花絮编辑,赶制公众号,可说是全能书友。


为了丰富读书汇的活动,钟金莲邀请各方人士主讲。


广发证券张耀辉是上海颇有名气的文化产业投资人,数年来每天坚持朗读一个小时儒家经典。钟金莲试探性地与他交流,希望他能够来进行纯公益讲座,他一口答应,自驾来去。他后来不止一次来授课。


董小青是友茗檀读书汇书友,也曾讲过课。她第一次到友茗檀是听海盐本土小说家蔡东升分享新书《十二种孤独》,“雅致的环境,微笑轻言的一众读友围坐,主讲人分享真性情,书友热烈交流,是理想中三五好友的读书配资公司 。”董小青受邀主讲木心作品,对着一众书友,她有点紧张,“但讲着讲着渐渐兴奋,读友们竞相讨论,话逢知己喜谈不尽的酣畅淋漓,所谓读书汇,这就是真谛了。”


疫情期间,每月一期、持续多年的读书汇不得不暂停,不过钟金莲表示:“疫情过去,我们的读书汇还是会坚持下去,除了继续请老师授课之外,今后想组织‘共读一本书’等活动。”


热风青年读书会

读书会也是高校不可或缺的标配和人文景观。


广发证券因为疫情,热风青年读书会的活动已经停了好几个月了。


广发证券热风青年读书会成员多是嘉兴学院中文系学生,主要是线下的读书分享,疫情来了,学校停课,“原定开学后要分享的《爱的艺术》也只能延后了。”嘉兴学院穆旦文学社社长周佳艺很无奈。


热风青年读书会前身是穆旦文学社的读书分享会。穆旦文学社是嘉兴学院文法学院的老牌社团。“以前每个月都有读书分享会,同学们自发分享感兴趣的图书,很难预估分享的是什么图书,比较杂。”去年5月,中文系三位年轻老师陈泉、周敏和姜悦发起了热风青年读书会。


读书会几乎每月举行一次读书分享,设一名导读,确立分享主题后同学们可以申请,提前一两周发布宣传海报,“三位老师在分享时不起主导作用,但他们的点评把探讨向深向前推,这种有目的、有主题的深入分享让我们受益良多。”


热风青年读书群有49名书友,每次活动二十来人,成员不局限于中文系同学,甚至还有社会人士。周佳艺坦言,“若是接受度较高的书籍,效果更好,《房思琪的初恋乐园》分享时,我们不得不换了大会议室。”读书会已开展五次活动,主题都是三位指导老师精心挑选,涉及文学、社会学、传播与历史等。


广发证券因为疫情,学生上课都改网课,读书会为什么没有做线上活动?读书会发起人之一姜悦说,网络时代提供便利,但线上分享集中力很容易分散,不利于交流探讨。“要跟其他媒介争夺注意力。他们做听众很简单,真正融入其中,转化为思考行为很难。”这也是为什么读书会一直坚持线下活动,这与他们发起读书会的初衷相符。


广发证券姜悦和其他两位发起人都是入职不久的老师,她在教学中发现,学生上了十几年学,丧失了读书热情,哪怕参加文学社,很多也不是为了读书,而是为了学分。现在是碎片化阅读的时代,股票配资 十分庞杂,学生们没有时间,甚至没有能力阅读,缺少深入思考和独立思考,所以他们倡议读书,设置导读,面向全校,纯粹读书,希望为想要读书的同学做一些指引,产生思想的碰撞。


小型读书会,封闭VS开放


周二有约读书会


广发证券5月5日既是立夏日,又是周二,胡晨在“周二有约”读书群里分享了科普读物《茶杯里的风暴》,她发布了自己对这本书的读书笔记,同时又分享了自己四月份的读书笔记。“读了11本书,感觉挺充实。”她还分享自己在喜马拉雅录制的53集《茶杯里的风暴》。


读书群是嫣然发起的,2018年7月开始,每周二晚上读书分享,目前已有90多期。

去年10月,嫣然将二十四节气与读书分享结合,有节气,就节气日读书分享,谈节气,没节气仍然是周二分享,“节气全都已认领,周二分享也已排到5月底。”


读书会只有15人,大都来自嘉兴,跨越50后到90后,以女性为主,每次由分享人以书评或读书笔记的形式,分享一本书,包括文学、历史、心理、艺术、美食等。“分享人精心准备,甚至书写几千字的书评。”

读书会主要是线上交流,线下活动两年里才做过三四次,嫣然觉得线上交流最方便,形成文字发在群里,随时可以分享,可以讨论,也可以留下文字记录。


她不喜欢经营类读书会,也不喜欢很功利的读书,想寻找纯粹的读书环境,就建了读书会,希望每个参与者都成为读书的人,而不是旁观者。“我们分享读书体验,每个人阅读都有侧重点和自己的认知,但又都是不完美的,我们应该打开视野。我确实在交流中学到很多。”


广发证券她觉得读书会观点可以碰撞,但需要理性与和谐,人不能太多,超过20人,众口难调,气息要相似,要保持适当距离。“黏性太松,聚不起来;太紧,蚕食你的配资公司 、思想,甚至喜怒哀乐。”


疫情并没有影响读书会的活动,反而让大家更紧密,交流更多。《十日谈》《崩溃》都是疫情期间书友分享的。他们也会对正在发生的事情,或者配资开户 事件进行讨论,但比较理性和客观。“这正是读书带来的,理性思考和独立思想。读书会能进行下去的最大原因,无非是大家都喜欢读书。


周二有约读书会分享的书


广发证券丰子哥与嫣然有相似的观点,都觉得封闭的小型读书会黏性更强,更易达到读书分享的效果。

“我们读书会没有名字,参加者只有五人。我考虑叫五仁读书会。”发起人丰子哥坐在富悦写字楼的工作室,笑着说,从五仁月饼得到的灵感。


读书会是疫情期间开头的,通过微信群视频进行分享。

五个人是现实中的好友,丰子哥学音乐心理剧时相识,组群交流创业心得,疫情期间聊着聊着开始了读书分享,以经济管理和心理、家庭类的书居多。


广发证券丰子哥喜欢看书和参加各种学习培训,几年花了近百万元。他经常去上海参加读书会。2016年樊登读书会进入嘉兴,他的蛋糕店也加盟樊登读书会,后来被他打包转手。他喜欢读历史、哲学、经济管理等,特别喜欢林达,曾想做读书会分享林达作品,但又觉得面太窄不一定能得到共鸣。


广发证券但他始终认为读书会非常有力量。丰子哥做过生意,也带过团队,看《团队协作的五大障碍》,“我觉得我已经百分百有收获了,但当五个人一起聊,完全颠覆了我的想象,观点碰撞,我又增加了收获,这就是读书会的力量。这是获得,再获得的过程。”他不大喜欢一言堂的读书会,视角单一,读书会就要互动交流。他请嘉兴书法家李利给读书会写了12个字,挑战、进步、启发、鼓舞、获得、成就,前六个字给自己,后六个字给大家。


五仁读书会是完全封闭的,五人都是朋友,每半个月分享一本书,一年精读20本书。“读书‘慎独’,我们共享人生体验,交流促进,基于信任的基础上,各抒己见,打开这种封闭,很难畅所欲言。”他尝试过将读书会开放,多邀请几个伙伴,但大家在讨论时似乎缺少安全感。据他所知,嘉兴这种小型的读书会很多,黏性很强。


丰子哥尝试在抖音上直播读书会的线上视频讨论,做了两三次,效果并不好。“直播很难畅所欲言,我们讨论了一个方式,录视频,精彩亮点剪辑成短视频,再发布。”更重要的是可能要一定粉丝量,或者是名人才会有效果和号召力。


广发证券他也想在工作室悦·配资公司 空间做读书分享空间,是开放式的,喜欢读书的人都可以来,读书会也可以来做活动,不过,他认为读书会不管是十个人还是一百个人,一定要约法三章,分享交流要有开放的、包容的态度,才能百花齐放,唤醒更多喜欢阅读的人深度交流。


开放式的读书会仍然是读书会最常见的模式。


80后陆军是海盐县通元中学的一名语文老师,他觉得一个人在合适的年纪遇到合适的好书,弥足珍贵,他常给学生推荐书籍。


2009年前后,他活跃于海盐当地论坛,在读书版块当管理员。2012年,他发起海盐书友会,创建起同名新浪微博和QQ群,汇集书友百余名,微信时代,书友湛昆注册海盐书友会微信公众号,舒东泽建了海盐书友会微信群,最终形成了书友会股票配资 发布、交流讨论、总结分享的多个阵地。


广发证券“我喜欢阅读,也希望结识身边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,希望以书会友,希望与更多的朋友交流,也希望能带动身边的一些朋友去读点书。”这是陆军创办书友会的初衷。


第一次读书沙龙,陆军还记得是2013年,主题是“带一首喜欢的诗歌来聚会”,在张元济图书馆,图书馆负责制作海报、紫云茶院提供茶水,“正值九月,新雨之后,天气微凉,十五六位书友,边喝茶边介绍喜欢的诗歌,虽然素未谋面,但一起交流,有种难以言说的美妙,有几分矜持,有几分激动,还有几分新鲜。”


近几年,活动形式有所改变,每次请两位书友主讲,做好PPT,分享某个主题,其他书友再做进一步交流。这些年来,书友会在张元济图书馆、紫云茶院、咖啡吧、书友家等地开展读书沙龙,他们没有固定的场所,但因常用到PPT分享,投影仪便成了必要选择。


陆军觉得群体阅读较之于个人阅读,书友间能建立精神性的情谊,同时拓宽视野,推动自己更加深入全面的认识,是一种共同进步。


名人效应,读书会最易get到的爽点


金庸读书会合影

广发证券以名人的号召力建立起的读书会嘉兴有不少。

一种是以名人作品聚集起的读书会,在嘉兴有金庸读书会、茅盾读书会、木心读书沙龙等。


广发证券金庸读书会,是金庸的超级粉丝“阿斐大侠”发起的,他不满足于读,还矢志于“金学”研究。原名袁斐的阿斐,2004年大二期间在大连海事大学首开金庸讲座,迄今已在辽宁、安徽、浙江、上海、山西、深圳全国多地举办数百场金庸讲座,这两年更与嘉兴市图书馆、海宁市图书馆合作,持续举办“金庸十五讲”,融主题讲座、歌曲演唱、桥段表演等于一体。


讲座日久,他建起“嘉兴金庸研究会”微信群,汇聚一批“金粉”,线下讲座表演,线上交流切磋。疫情期间,袁斐在微信朋友圈发送“金庸每日一题”,以问答形式倡导细读金庸作品,又引来众多“金粉”的用心互动。


袁斐痴迷金庸,不满足于只读不研,将读书会命名为研究会,正是他心中所望,“我希望嘉兴有朝一日能够成为‘金学’研究的高地。”多年来,他再三研读金庸作品,收藏金庸作品各类版本二十余种数万余册。因金庸是嘉兴人,2011年袁斐来嘉兴定居。他不遗余力地向身边人乃至大众推荐并领读金庸作品。


广发证券不仅如此,他所撰写的《金庸作品中“民间式制衡”的良性政治价值观》被中国知网(CNKI)全文收录,2019年6月还出版了个人“金学”研究处女作《金庸·青春·酒》,微信公众号“阿斐大侠说武侠”长期发布个人研究成果和线下读书活动预告。他希望在嘉兴汇聚起一批金庸的忠实读者,读书活动能细水长流。


广发证券樊登读书会则是另一种模式,由央视节目主持人、MBA资深讲师樊登2013年发起,采用会员制,收取会费。


樊登嘉兴读书会是2016年3月成立的。四年来,举办读书沙龙400余场。负责人爱丽塔本想在今年更上一层楼,突如其来的疫情,为这一愿景蒙上一层阴影。


“读书沙龙活动是维系读友最重要的渠道,以前每周最少一场。现在主要是线上活动。”通过微信读友朋友圈,书友会另一位负责人书童小狐和读友分享了《恰如其分的自尊》《如何说孩子才会听,如何听孩子才会说》《用事实说话》《不吼不叫》四本书。世界读书日,读书会线上号召读友们“组队读书”,从4月21日持续到24日,通过优惠活动推广阅读的同时,小狐说,主要还是想点燃大家的阅读热情,把读友重新聚拢起来,不让读友散掉。线上读书活动并不比线下来得轻松,每次读书分享,小狐需要制作文字、图片、音频、视频等形式的课件,分享书中的精华。


广发证券爱丽塔认为,读书会真正发挥引领阅读的作用,最有效的方法还是定期举办线下的沙龙活动。“希望疫情能够尽早彻底画上句号,一切尽快重回正轨。”


“樊登读书会主要是将图书的精髓进行归纳、概括,分享给读友。整书阅读对大多数读者很困难,或者难以坚持。阅读习惯,需要引导和培养。”爱丽塔觉得有些读书会采用轮流朗读书中段落的方式分享,效率很低,围绕一本书的讨论,又因许多书友并没有读过这本书,读友的热情会慢慢消磨。


5月8日《嘉兴日报·江南周末》报道


(图片由被访者提供)


来源:读嘉配资开户 文字记者:陈苏 许金艳 周伟达 刘艳阳 编辑:陈苏 责编:沈秀红

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安装

在这里,读懂嘉兴

相关阅读
分享到: